景区咨询电话 0717-8850588
  • 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三峡人家风景区欢迎您
  • 大美之地 盛世美景 心灵港湾
PM2.5:15

快捷入口

活动专区Events

“诗歌中的新三峡”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

“诗歌中的新三峡”有奖…

“诗词中的新三峡”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

“诗词中的新三峡”有奖…

“三峡人家杯”LIVE FUN天使旅行家选拔赛赛程

“三峡人家杯”LIVE FU…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攻略游记

游客手记——游三峡

发布日期:2018-5-17 11:23:14 作 者:三峡人家 点击次数:1284

一个一点儿也不了解三峡的人,在表弟的提议下,轻易就跟着同道中人闯进了三峡。

游三峡必须先到宜昌,我们从武昌过来。宜昌是个好地方,十一月的气候温婉舒适,不像西北那么干燥,也没有四川那么潮湿。我在这里几天也变成了美女,皮肤细腻而白,气韵也柔婉和静了起来,呵呵,对于一个美丽的地方来说,它自然会使万事万物都美丽起来,这一点儿也不是虚构。 

我是怀着初世孩子完全无知的好奇心走进宜昌的,一走进来就心情大开,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喜欢上了这里。似乎与这里有某种默契,一点儿也没有见外之心,很亲和,被接纳感很纯粹。我想,此行的同道中人也一定是一样的感觉,因为宜昌到处都充满这种魅力,它的文明和不断的文明发展正在走向越来越好。

 

宜昌市著名旅游景观排在第一的是三峡大坝,主要看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站,它是中国有史以来建设最大型的工程项目之一,有防洪、发电、航运三大效益。其中防洪被认为是三峡工程最核心的效益,它也是世界上最美水坝之一。在这里主要看人类创造的奇迹和三峡大坝建造的意义,以及三大核心效益的正常运行。站在三峡大坝的坛子岭上下,可以看到对岸屈原的故乡秭归县,那儿的典型建筑风格是白色,我们看到了很多白色的平房和高楼。浓郁的现代元素给我们一种正在生活着的繁荣和安逸感,找不到半点屈原长叹的国破山河在的怅然,唯有缥缈的雾烟里似有隐隐的楚乐在钟声里回响。我们在这里合影拍照,有人说:笑一笑,请带上《楚辞》的浪漫,和屈原的爱国豪情。

要想游遍三峡大坝的所有景观是需要很长时间的,因为这里处处是景点。我们报的是一日游,只能粗知大略匆匆看看大坝的主要风貌。用一天的时间去亲近三峡大坝一带的美丽胜景,准确的说,也只能领略一下它的皮毛。那么,我文章的点笔也就只做个粗知大略的皮毛所要吧,我主要想写写下一个景点,三峡人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峡人家是旅游景区,这里居住了好多人家,位于长江三峡中最为奇幻壮丽的西陵峡境内,因主要看那里生活的人家和风景而命名。非常诗情画意,有世外桃源的隐蔽性,也有仙境迷离的神秘感。 

从宜昌市区赶来,去三峡人家,必须要坐船经过西陵峡。西陵峡盛美,我真的害怕我肤浅的陋笔写坏了它的美丽。唐朝诗人杨炯写道:绝壁耸万仞,长波射千里。已经写成了绝笔,之后一千多年以来,绝壁和长波依旧,甚至更加奇美峻立,因为旅游和她自然环境的保护需要,人们一直在美化它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王卫东  摄 

绕过美丽万仞的长江三峡第一湾明月湾,出现在眼前的就是长波射千里的畅然远去。高高的山峰穿云钻雾,碧绿的山影若隐若现,抬头看去,似是无处不深藏着美丽的神话。它们的高把长江压的更低,更深,更厚重。水流的很急,水波重抖,有地壳暗涌的气势。而长江在这里的流向,像盘古开天的一斧子“唿”的一下,就劈开了更远,更宽阔的远方。

 

  

我们上岸直奔三峡人家,一个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在拐弯处突然出现,水红色的古装女子持伞站在乌篷船头,笑盈盈的背着竹篓向我们招手,船似走非走,俨然一副游溪去采山的样子。这时候突然传来笛声,穿越感由此而生。闻声寻去,在溪水的另一边,乌篷的后面,悠悠飘来一竹排,排上有少年吹着笛子追来,似是在追赶着爱情,把笛子吹得倾心而入情。笛声在峡谷里飘扬,游客在溪水的岸上行走,每走一步的风景都是新的,你来不及回味,便又被新的精致所吸引。仿佛一副移动的画卷正从我们的面前徐徐走过,由不得你细细打量,你的脚步在移动你的眼睛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乐途旅行家凌子  摄 

继续经过捶洗的大婶,和她身后高高晾晒的红黄布挂,你感觉在这里有传说里的人间烟火,土家族淳朴的生活特征又在这里给神话和仙境增添了色彩。大婶一边捶洗一边唱着洗衣歌,仿佛也是在给山水传情,充满了劳动的快乐和生活的寂寥。溪滩上睡着暖洋洋的鸭子,它们的安逸完全不把这众多的游客放在眼里,它们是游客眼里的景致,而游客在它们来说只不过如同溪边的石径,或吊桥。水里游着的几只,悠然得比风流君子还玉树临风,它们那泰然若之的样子,真的是风度翩翩,睛如点漆。

  

经过一座横溪的吊桥,对岸有一对相会的情人正在传眉言情,幺妹看着情郎,指给他远方和憧憬,男子横笛,吹着“万水千山总是情”传送着深情……

你的情绪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,那早已沉睡的情思在此时又被唤醒,跟着笛声,你不由得会思绪万千,把你带到了自己的塞外。 

我看到了迎面走过的大批外国游客沉浸的表情,甚至他们比我们更被打动。 

纵然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中间,这时候你会感觉你是只身一人,你已被眼前的情景完全吸引,你仿佛已置身于一个明朗的太虚幻境之中,正在神游。 

不知道我是怎样走过水溪的,我已把同伴们丢在了身后,他们或许还在那里相思般的喊着:幺——妹——,喊声穿越时空,把自己带到了前朝,他们正在与心上人相会。

 

 

我在一长排吊脚楼下坐定,听说土家族的哭嫁表演马上开始。楼前有几排座椅,也是土族风格,但它们还是多多少少打破了我们身外来客的回归,我嗅到了旅游景区的刻意布置和勉强掩饰,以及南来北往流水的客影。但我紧靠的一棵树马上又把我拉回到了逍遥状态,我就坐在流水颤音里。几个土家人安然晃动,显得不急不慌,和山水一样平缓。我给同伴们在最前排看好了座位,我想让他们坐在最显眼的地方被绣球砸中,我真心希望他们三个中的任意一个也体验一回土族新郎的感受,让他们在游戏中再重返新婚之喜,这未尝不是一种稀遇,人生又能有几回抵达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乐途旅行家凌子  摄 

转眼间就坐满了游客,这时候都是欢喜的笑容,仿佛自己就要出嫁或娶亲,言语里露着三分急迫。而我的同伴们却非要坐在第二排,他们说,几十岁了,万一被砸中那可咋办?我被他们的憨态可掬惹笑,想不到大男人在美事面前也有怕囧的时候,我几乎被惹的开怀大笑起来。

 

   

果不其然,当将要出嫁的女儿和姊妹、父母、兄弟,相依哭过之后,被陪嫁的姐妹牵出来要抛绣球的时候,我的所有男同伴们全部都深深的低下了头,把自己藏了起来。被绣球砸中的是另一个和他们一样的帅哥,他羞羞答答,要把绣球硬塞给旁边的朋友。被上来的媒婆拦住,这时,几个幺妹一拥而上,三下五除二就把帅哥拉上了秀楼。游客们还没有哄然笑罢,悠悠扬扬的送亲唢呐就已经走下楼来,新郎新娘被扶过来,你还别说,怎么看都无比般配,我们都被土家人的成人之美点染,欢呼声四起,气氛继续在向更精彩处高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李忠民  摄 

新娘的盖头被揭起来时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,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新娘竟然比天仙还美,那喜个盈盈的笑脸月亮一般。我突然就为我的同伴们感到惋惜,有一种再续恨晚的无奈。结婚典礼行毕,新郎新娘入了洞房。这里让人更啼笑皆非的是,众幺妹突然又唱起来,纷纷指着楼上窗里的人影也表达出惊呼与喝彩。众客跟着看窗,亲嘴嘴,脱帽帽,抱在一起睡觉觉,简直比闪电进行的还快。 

整个表演在土族老人抱出的小娃娃抛向游客的一泡尿中结束,让人觉得圆满,却又余味深长。虽然表演简短,但却演绎真切,充分把土家族出嫁女儿的哭演成了经典,把新婚之喜的特点演的滑稽又不失分寸。所以说,人类的智慧从来不分民族,无论它在宫廷,还是在民间。 

所有人都无比开心的离开时,还是顺着原路返回,当再次经过情人相会的笛声、捶洗晾晒的大婶、和竹排追赶爱情的时候,所有的朝向都调转了过来,仿佛他们已经回来,而我们又一次相遇在路上。

 

 

作者简介:吴莉,甘肃山丹县城关镇人,经商,自小喜欢文学,1991年开始写作,多以小说、散文为好,有作品散见与个别报刊杂志。2011年开始写诗,在《飞天》,《时代文学》《星星诗刊》《杯水》《草根诗刊》等偶有作品发表,有作品被收入《中国诗歌地理 · 女诗人诗选》,《新世纪诗选》《中国实力诗人》《中国散文诗选刊》等,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 

 

 编辑|峡江幺妹

 


微信二维码
手机客户端
inde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