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区咨询电话 0717-8850588
  • 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三峡人家风景区欢迎您
  • 大美之地 盛世美景 心灵港湾
PM2.5:15

快捷入口

活动专区Events

“诗歌中的新三峡”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

“诗歌中的新三峡”有奖…

“诗词中的新三峡”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

“诗词中的新三峡”有奖…

“三峡人家杯”LIVE FUN天使旅行家选拔赛赛程

“三峡人家杯”LIVE FU…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随笔

石 牌 赋

发布日期:2018-5-17 15:43:51 作 者:三峡人家 点击次数:694

己丑清明,余与族人至明月湾,拨草而进,化冥钱于祖茔;焚香而拜,祭先人于幽壤。礼毕,极目遥眺,江水奔腾而澎湃,出峡谷以东流;山岚峻险且雄奇,剌天穹而西走。霁日当空,耀深壑以赭光;轻烟笼野,染晴川之翠草。一壁临江,望烟波之浩渺;三僧踞石,送日月之西东。柳林摇绿,喜迎归闾之故人;麦垄扶风,爽极踏青之游客。

嗟夫!石牌,峡江之滨一千年小镇。城深未足两里,江宽不过百丈,然上扼川渝,下驭江夏;南倚武陵,北望秦巴。北周县治,三楚名山;陪都门户,二战雄关。是以一朝践临,即起思古之幽情,发千年之浩叹!


当其时也,倭寇为患,来犯吾国,烧杀掳掠,无恶不作。国府西迁,金瓯残破;中原沦陷,民罹水火。宜昌撤退,日军猖狂。尔当敌犯,是为前方。于是架重炮以伺敌,森沟厚垒,固险设防;看三军之用命,将士死战,决胜疆场。势如累卵,固若金汤。歼敌舰如覆瓢,殪寇兵若芟草。硝烟弥空,血流漂杵。天地为之震眩,山川因以骇瞩。信矣!发愤激而后勇,国仇敌忾,众志成城,弹丸之地能御敌兵百万!日军狼狈,丧魂落魄;岛域震恐,兽皇失色。覆舰塞江,沉沙断戟;尸积横山,死伤枕籍。故而每遇天阴,常闻鬼哭,啜泣之声,时断时续。顾望东瀛,虽有槎而难渡;他乡野鬼,终无路以东归。长风万里,远近之金铁有声;巨浪千重,古今之寇仇丧胆。呜呼!恃强而凌弱,穷兵以黩武,祸害邻邦,多行不义必自毙!


往事已矣,山河不改,事迹长存;青山何幸,永祀忠魂。岁月更替,暑来寒往;穷则思变,弱则图强。黎民百姓,期中华崛起而大昌;志士仁人,思民族复兴之有望。有识之士,携友来访,启智者之奇思,作开发之构想。投资巨亿,开发此地,历经数载,终成大事。

余观而今之石牌三峡人家,如灵龙之现于两坝,似明珠之嵌于三峡。塑旅游之品牌,建业界之巨龙。叹造化之奇功,孕魅力之无穷。驱车西来,循放翁足迹,第四泉畔,烹茗煮茶;买舟东下,效苏子放歌,邀月亭中,吟诗作画。或有西洋人士,碧眼金发,千里至此,移舟泊岸,弃水登陆,消半日之闲暇。或有都市丽人,假日双休,呼亲唤友,自驾香车来游。渔樵而歌,棋牌为乐。白日登山临水,放浪形骸;夜晚倚枕听涛,坐亭望月。其皆慕名而至,乘兴而来;无不留连盘桓,尽兴而返。

少顷,红日西沉,乌鹊归林。循阶而下,旷野皆送清新之气;侧耳远听,空谷尽呈天籁之音。感上天好生之德,思山水养育之恩,是以赤子之心,远行千里,不忘故土;每至清明,归乡祭祖,叨扰旧邻。余独抱膝而坐,是有微吟。


 图|王卫东
 文|曾文

微信二维码
手机客户端
index